─銘傑​

我出生在高雄的小鄉鎮-旗山。在我童年的記憶中,唯一跟耶穌基督有交流是大概在國小的時候,在旗山基督教會,那邊有種很多水果樹,想吃,就會去偷摘。小時候最有印象的就是媽媽信奉道教,整天跟著道姑去問神卜卦,感覺她怎麼這麼忙每天都在外面趴趴走,完全不顧家裡面的大小事。直到進入中國醫藥大學,我參加的宗教社團是「醫王社」,就是拜佛、禮佛、背誦經文…,然而對我而言也都沒有任何啓發。結婚時,老婆也是信奉佛教,所以我也就覺得,彼此有共同的宗教信仰在生活上會有互相的體諒,在相夫教子及家庭生活上也比較不會有所衝突。這50年來有風有雨、平平淡淡。而兒子、女兒、老婆信主後,我覺得只要不影響家庭生活,你們要信什麼就信什麼,我也不會特別要求。

我會去教會,是因著老婆,純粹就是當旁觀者。我參加幸福小組五、六次,在過程中,總是有些人事物會牽動我的情緒反應及一些思緒,人生應該要用什麼態度生活?甚至有時會有所同感,而在暗中留下眼淚。又因為兒子在日本讀書,也因他去了教會,使他成長不少,在他受洗後,也展現他獨立自主及信主後喜樂的一面,令我寬心不少。老婆跟女兒也因信主後,對我的態度有所改變,不會像以前那樣,當意見相左時用冷戰開打,而會用關心、開明、溝通來表達彼此的意見及愛意。也許這就是耶穌基督在對我動工,因此我也信了耶穌,在2020年7月11日受洗。

在受洗的當下,我覺得我千萬斤重的壓力忽然完全紓解,全身筋肉好像完全放鬆,沉重的心情也得到解脫,愉悅的心情不由自主地在臉上顯現出來,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那麼喜樂!現在的我是歡歡喜喜去面對一切的挑戰,面對病人也是用喜樂的心看診,病人常會對我說:醫生你為什麼那麼歡樂,不像有的醫生那麼嚴肅,很不好親近。我想,這是因為主的愛,讓我能喜樂地去接觸病人、醫治病患,不會像以前那麼煩躁地對病人,而有不耐煩的情緒反應。

現在我用開闊的心胸相信主,讓我在禱告中得到平安、喜樂,在生活中也輕鬆、愉快,只要把心中一切不舒服、不滿意都丟給主,自己不用負擔太多,人也比較神清氣爽!

耶穌對他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倣,就是要愛人如己。」─馬太福音22:3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