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汝

未信主前,我的生命是空的,從來不知道父母的愛是什麼,從小只知道他們常常為了錢爭吵,爸爸愛賭,所有的經濟重擔就落在媽媽的身上,爸爸因為愛賭常常不在家,媽媽只知道賺錢。我很討厭每次交學費的時候,他們又開始吵架,錢在我家自然就變得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國中畢業後,我開始半工半讀,我知道媽媽是不會幫我付學費的,她覺得女兒不用讀太多書,工作比較重要,在外工作讀書的生活很累,有時候好希望能接到媽媽關心的電話,但每次都是失望,開口又只是要錢,而不是問我過得好不好。專科一年級時,為了學費向媽媽開口借而借不到時,我真的很恨她,我向上天說:我把屬於她一半的血還給她,我不想再當她的女兒。從此以後她只是我名義上的媽媽,我連家也不想回,偶爾見面也無話可說,在我心裡她只是一個丟不掉的責任而已。

一直到五年前媽媽過世,我以為我終於可以輕鬆了,這個心裡的重擔可以放下了,但在辦完喪事當天晚上,我哭了很久,卻不知道為了什麼而哭,之後整個人就空了,我認知到在這世界上,只剩下我自己,只覺得孤獨。朋友關心的電話我不回,人也不見,每天除了工作還是工作。

有一天在公園遛狗的朋友麗瑕邀我到幸福小組,在那八週裡,我學會了禱告,在每次的禱告後,心裡就會多了一份平靜,也遇到不可思議的事,但當時只覺得一切只是巧合。在之前所遇到的困難或難過的事,我都是自己解決,當麗瑕問我要不要受洗時,我沒有答應!

感謝萬逑傳道和雅萍師母,一直邀我參加遇見幸福營,讓我有一個全新的生命,在營會第一堂課時,我莫名的流淚,不是悲傷的流淚,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在心靈醫治課程時,講到的都是過去種種得不到父母關愛的事,我心想,這怎麼可能,難道天父一直都在?祂知道我心裡的痛!這堂課我從開始哭到結束,好幾次到廁所平復情緒,不想讓人看到,哭完後,心裡的孤單、空虛竟然不見了!營會結束後,我決定受洗,在今年1月4日在埔里的百人受洗中成為天父的兒女。感謝主讓我知道:我不再是一個人,我有天父的愛,有主可依靠,不用再假裝堅強,每天有主、有平安、有喜樂,每天都很開心、快樂,我要一生追隨著主,活出新的生命,感謝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