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如

我有一對兒女,姊姊是以柔,弟弟是克剛。克剛的小名叫飛飛,但在去年九月中秋連假後,也是我生日的隔一天,又高又壯、氣色紅潤的飛飛竟然被腸病毒給吞噬了,就這樣從我們的生活中飛走了。飛飛追思會那天是教師節,而我和先生都是老師;飛飛離開我們滿49天的日子,是我先生的生日;而飛飛百日,是聖誕節。飛飛這些特別的日子代表什麼意義?為什麼他只有短短的七年生命?

為了找答案,我非常認真的學習佛法,過著佛教徒持守八戒、禪修、課誦的生活,殊不知這正是魔鬼禁錮我靈魂的開始。在佛教徒的日子裡,我沒找到答案,得到的反而是一堆控告,對飛飛的離去,充滿了自責與愧疚,我深陷在死蔭幽谷裡。

在還不認識耶穌之前,我天天以淚洗面,哭到聲帶嚴重發炎。在絕望的時候,突然一個念頭進來:「跟神禱告看看吧!」我完全不會禱告,我就哭著說:「神啊!如果祢是真的存在,就讓我不要再哭了,如果能讓我好好睡一覺,我就相信祢是真的!」就這樣禱告到第五次,話還沒說完,我竟然就在沙發上睡著了,神是真的存在!

2/6我到台中找秦嫻,雅萍師母為我禱告,我又淚流不止,但這次的淚水不一樣,是感受到神的愛。2/9參加第一次主日,主日後,阿吉牧師和惠萱師母為我禱告,一股暖流湧入心裡。在我還沒開口說話,神直接透過阿吉牧師的話,撤銷了撒旦對我的控告。神又透過惠萱師母的禱告,看見飛飛在耶穌的懷裡,讓我安心,並求神放個瓶子在我心中,在瓶中澆灌滿滿的愛給我,而且是要滿溢出來的愛。此時,我很震驚,神怎麼知道我擔心的就是:「如果我信了主,飛飛怎麼辦?孩子會不會被留在撒旦的世界裡?」

回家後,女兒以柔送我一個她的新作品,正是一個瓶子,而瓶中有愛。我與牧師、師母的談話時,以柔並不在現場,她完全不知道師母禱告的內容,但我很清楚地知道,這裝了愛的瓶子是神送來的!神真的一直愛著我們!感謝神!

神除了要讓我聽到之外,還要讓我親自看到。幾天後,神連續五天在夢裡給我平安的訊息,每個夢境歷歷在目。直到三月初參加教會舉辦「君尊的敬拜」裝備課程,拿到課本時,第一眼看到書封反面,我在心裡大叫一聲:「媽呀!有沒有這麼神啊?」因為封底會幕聖所簡圖的場景,和我夢境中竟然是一模一樣!在做這夢之前,我沒有聖經,也沒讀過聖經,但是神已經帶我到了衪的殿,進了會幕,從外院到內院,從聖所走到至聖所。

當我禱告求問天父,為什麼要讓我經歷失去孩子的苦難?天父回應我:「孩子,喪子之痛,我也經歷過,我很清楚。我要妳明白,兒女是耶和華的產業,本來就不屬於妳。但我一定要告訴妳,過去七年多,妳做得很好,現在就放手、安心地交給我,我會接手一切。」此時才得著真正的平安,讓我能坦然面對,並有盼望面對明天。

約翰福音第9章1~3節中,門徒問耶穌為什麼那人天生瞎眼?耶穌回答說:「也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神的作為來。」

耶穌說出了真理,我們所受的苦難絕對不是罪孽,不管是什麼原因受苦,天父都有能力幫助我們面對。我的靈因著耶穌可以大聲宣告:「我從謊言裡得救了!我從控告裡得自由了!」

雖然克剛只有短短七年多的生命,但神賞賜克剛這七年多的時間,是衪永遠不變的應許。在約書亞記第一章中,我明白「克剛」就是神與我們同在的印證,是神的恩典與祝福。

「…我怎樣與摩西同在,也必照樣與你同在;我必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裡去,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約書亞記1:5b,9b)

這是神對約書亞的應許,也是對我們的應許。

原來,「克剛」就是神對我們的應許,當我們「克服」困難的時候,神必賜給我們「剛強壯膽」,也應許永遠不丟下我們。我們最愛「克剛」那溫暖的笑容,那就是天父在提醒我們,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祂一直與我們同在。

原來,天父早已預備好,讓「克剛」成為我們家的恩典,無論他在或不在,都是神的祝福。天父早已安排好一切,知道我們不捨,所以留下特殊的日期,成為我們與飛飛愛的印記,只要生命愛過,溫暖將永遠被記得,這就是神所賜的平安。

所以,「以柔克剛,失去克剛,還能有倚靠嗎?」當然,全能的神就是我們的永遠倚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