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光

2017年在表姊鈺玲的百般邀請下,參加了「幸福小組」,在會後拿到「百人受洗」報名表,正在猶豫時,我心裡有個聲音跟我說:建光,記得戒菸的禱告嗎?你還要再繼續等待嗎?我心想:是的,我戒了,也不想再在等待了!當晚我就跟大家說:「我想受洗了!」我就在2017年12月15日受洗了!感謝主應予了我的禱告!
回想在2018年5月24日上班那天,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然感覺左眼相當酸澀,而且不斷、不斷地流眼淚,整個人感覺相當疲倦。那晚洗臉時,我試著閉上左眼照鏡子,才發現除了左眼皮是沒有動作以外,幾乎整個左邊臉部是不動的,於是我趕緊把我的情況告訴鈺玲姐,請她幫忙尋找適合的醫生。
做初步檢查後,醫生說:「你這是顏面神經失調。」我問:「那有什麼方法可以治療?」醫生回答說:「你這是剛發生而已,需要等七天發炎的高峰期過後,才能準確地判斷與治療,現在可以先做抗發炎與電療復健的治療。」
在漫長的七天等待時間裡,感謝主在我心裡不斷地引領,以及教會的醫治禱告,還有姊姊和拿約小組弟兄姐妹們的禱告與陪伴,讓我更緊緊抓住這位神,平安喜樂地度過。七天後的回診,看報告時,我問了醫生兩個問題:「第一個是數據的顯示是代表什麼?第二個是我的左耳目前對聲音變得很敏感。」醫生說:「依照數據的顯示,你左臉目前只剩下約20%的反應功能,屬於相當嚴重情況。先開兩個月較強效的藥物來治療試試看。另外你的耳朵問題不是我的專業領域,建議你到一般耳鼻喉科作檢查。」
聽到這個令人失望的答案後,我走到診所外微笑地向主禱告說:「主啊!求祢幫助我,像是祢幫助我戒菸、腸胃健康那樣,降下祢醫治大能,讓我可以在兩個月的時間內康復。」隔天早上,我另外找醫生治療耳朵的問題。上帝巧妙地安排了一位既是神經內科,又是耳鼻喉科的醫師,他看了我的資料說:「你的耳朵與臉部問題是有關聯性的,不需要太過緊張擔心。」還介紹我去找他的朋友做針灸治療。感謝讚美主!就這樣,我的臉部從沒有抬頭紋、眼皮無法閉合、鼻孔無法擴張、嘴巴沒有動作,開始有了好轉,每天都在進步中,我也每天不停地禱告、稱謝、讚美主!
奇妙的事再次發生了!我的臉開始有了快速好轉的跡象,感謝主!我從無法擠眉弄眼,到可以表情豐富,只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感謝主這麼愛我,將榮耀與讚美都歸給我們的天父上帝,哈利路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