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貞

我生於台中市,十歲認識主,十八歲時在花蓮美崙門諾教會受洗,1978年搬到台北市開始在台北靈糧堂聚會將近三十五年,當時台北靈糧堂還是個兩層樓的舊教堂,在那隨著周神助牧師與靈糧堂一起被擴張,並參與奉獻改建靈糧宣教大樓及靈糧山莊;從那開始就為兩位女兒禱告,深知道只有神才能二十四小時與她們同在,看顧她們;雖然從小帶她們上主日學,但到了中學時期她們仍然與一般孩子一樣,不喜歡上教會。

在1997年丈夫過世後,期盼身為長女的蕙萱好好工作照顧全家,因為把僅有的積蓄讓她去英國讀兩年的Hotel Management Institute,回來後她也順利地在晶華酒店擔任將近七年的客房部櫃檯經理,後來被挖角到保德信壽險公司,但工作總是達不到基本的業績,持續為她禱告,但神總在聖經中回應我「遵守耶和華律法的得著力量,喜愛耶和華的變為明達。」(詩篇119篇);「主雖然以艱難給你當餅,以困苦給你當水,你的教師卻不再隱藏;你眼必看見你的教師。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以賽亞書30:20~21);但這些對她工作沒有很明確的改變,我問神:「主啊!這難道是您要用她、揀選她嗎?」我把感動存記在心;2004年當惠萱告訴我要讀靈糧教牧神學院時,我留淚說:「願意回應神,把她獻給神!」

那時已經從服務滿二十五年的亞都麗緻飯店退休,心想還有老二可以養家。但2005年老二依萱也辭掉在GoodTV的工作,去讀生命培訓學院,一年後畢業;一天在家庭祭壇後姊妹倆跟我說,妹妹也要去讀神學院!我心裡感動說:「神啊!我算什麼,是家中最小也最窮的,祢竟乎召我兩個女兒跟隨祢,我願意將小女兒也獻上給祢!」

為了養家,2006年又重回職場工作,感謝老東家亞都麗緻飯店破例讓一位已退休、年過五十五歲的我回原單位當訓練顧問。2009年陪著惠萱、錫恩夫婦回到台中服事神,為了成全他們全心服事神,幫忙照顧當時只有一歲多的敬琪,如今她已經十歲了。而小女兒依萱從實習期間就選擇離開台北靈糧堂這個資源豐富的大教會,到剛開拓的嘉義東區靈糧堂實習,畢業後仍然留在那裡服事六年多,就這樣,我這個窮寡婦把兩個小錢全獻給神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