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淵

讀初三時,爸爸有了外遇,全家陷入低潮,諸事坎坷不順。大學聯考考到逢甲機械系,不是我的理想學校,本想重考,但因無心準備,將就讀下去,也影響往後的人生機遇。大三時,本來同學有意要介紹他妹妹做我女朋友,但待我表達願意時,他卻說妹妹已經跟人訂婚了!事後也沒跟我解釋,以至於我有兩年不能好好讀書。也因這事,逼得我每晚跟「未認識」的上帝哭求禱告,助我度過兩年「考試」的難關,當時還沒正式信主,但上帝仍以各種方式,讓我渡過難關,連畢業考也能靜心複習過關。拉胡琴和唱京劇也在此時立下基礎的。

當完兵後,回電腦系當助教,因欠缺規劃加父親勸說,而回家族製鞋廠當廠長;放棄四年助教資歷;兩年後股東拆夥,我們家選擇了賣掉股份,只好轉到自家的橡膠鞋底工廠工作。因24小時日、夜輪班,不到兩年得了心律不整,胸悶、沒精神;因身體軟弱還要「勞苦擔重擔」,終於上帝讓我注意到工廠的一位基督徒老兵,使我決心向「人生的主」上帝降服,決志歸主!

多年後,到生產機器的工廠上班,並被派到大陸管理及收帳,有一年的勞動節早上發現被偷走一台加工中心機,本能的向主禱告,晚上也去參加禱告會,當晚傳道人竟說「放心,會找回來!」隔天,電話進來,有人要買機台的一個重要配件,就是偷機器的人沒有帶走此配件,一聽就斷定是偷機器的同夥打來的,立刻跪下向上帝感恩!並安排要他們自己來載,請轄區警察派員一起跟蹤前來取配件的人,果然破了案,找回大機器!

59歲那年,公司在廈門營業處因機器進口稅繳交不足,相關人員先被帶去調查,我也被押到廈門盤問,因老闆不肯付賠償金,我就在廈門看守所待了一年七個月,期滿放出來,因為是受雇者所以沒有賠錢;患難中蒙神極大的幫助和保守,不但在看守所中沒被欺負,還相當受到尊重,選我為班長,管理所謂的「同窗」二十多位青少年,真的是像主所應許的在那裡也「作首不做尾」,有小弟幫我洗衣服、摺棉被…等等,每個月還可以預訂肯德基漢堡,也可以向所方訂購「當歸燉鴨腿」 補營養;當然人身不自由,冬天還要洗冷水澡,就像當年當兵一樣。

目前,擔任一棟三十間客房的公寓管理員,已經服務九年,勝任愉快,雖偶有 Troubles ,但靠主都能勝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