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蓉

我來自傳統家庭,因為阿公重男輕女,讓媽媽生了弟弟後想再生個兒子,卻連生了四個女兒,記得每次過年紅包我永遠比弟弟少一半;但我的爸爸特別疼愛女兒,每當父母吵架後,爸爸帶著女兒出去玩,媽媽就會帶弟弟出去,一國兩制、壁壘分明。我是大女兒,聰明伶俐、乖巧可愛,更深得父親的寵愛,是家族中公認的,小時候要學鋼琴就買鋼琴,要拍照就買單眼相機,考上大學爸爸送我一台日本進口的高級收錄音機,民國72年臺幣要價7000元,更為我斥資裝潢一間整層大套房,好讓我放假回家可以住,大學畢業,爸爸就準備要在台北為我置產,但你以為人生從此幸福快樂下去嗎?不不不,因為王子還沒出現。

我爸爸體弱多病,號稱除了婦產科沒看過外,其他科都看了,但生意做得不錯,風評佳進而擔任里長,當時鄉下地方盛行「媽祖生要請客」,我也邀請一桌的同學朋友來湊熱鬧,飯後,爸爸悄悄地指著一個瘦瘦小小全程無語的男生說:「這個最好!」我當場翻了個白眼給他,也懶得追問。隔年爸爸出車禍,大年初一出門,正月十五留最後一口氣從醫院回家,我的人生從此豬羊變色,心也碎了,過去撐起一切的天塌了!阿公阿嬤在一年內相繼過世,小人、騙子從四面八方而來,理不清的債務及訴訟不斷,生活彷彿在混亂及無助中渡過,前三年每天哭,像行屍走肉般活著,後三年有著想逃也逃不掉的沉重包袱壓著,終於在第七年婚姻拯救了我,王子出現了,不折不扣就是那位默然不語、毫不起眼的瘦小男生。

是什麼樣的智慧,感動父親親自揀選了未來的女婿,我一直不能明白也不會有答案,直到婚後信了耶穌,認識這一位連我的頭髮都數算過的天父,才真正明白父親的愛一直都在。

上帝用那令人測不透、長闊高深的愛漸漸醫治我破碎的心,除去孤兒的靈,不得不承認真有一位神在掌管我的人生,了解我真正的需要。透過肉身的父親,一個體弱多病的「古意人」,用盡一生的力氣守護著兒女,甚至曾認真對我說:「如果我想要天上的月亮他也願意摘下來給我。」這樣的話。我相信天父更是不把一切的好處不留給我們。有形的禮物終有一天會毀壞,留在我心中的都是無盡的愛與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