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惠

我生長在澎湖,幼年時因為母親身為醫生,醫務繁忙而沒有時間照顧我。但是印象中我從小就懂得體諒她,而且性情溫和、循規蹈矩地長大,記憶中沒有受到什麼虧待、指責或是言語暴力,而留下了內在的傷害。換句話說,我從小就懂得體諒而且慢慢地養成了感恩的習慣。婚後隨著外子劉醫師僑居美國,1978年夏天,我們帶著兩個女兒從美國回台定居,加上後來生的老三,她們先後都在台中馬禮遜美國學校接受教育。到1997年秋天已將近20年,可以說日子過得很平順。不是慕道友的我,為感念生命中的恩典,就懷著感恩的心,想要找一家教會受洗。先去一家新成立的教會聚會,但是過了大約兩個月居然都沒有任何同工主動招呼我,後來轉到台中聖教會,在1998年五月受洗,之後神的祝福繼續地澆灌下來。

我要透過跟幾位弟兄姐妹的關係,來見證父神的預備和帶領:1982年,我37歲時還不認識福音,卻跟著美國學校的幾位家長,一起成為台中市基督教女青年會的創會會員。直到2000年,在我接著葉碧媛姐妹擔任理事長之後,我們成為知已好友。有一天她告訴我剛去探訪了一位因重病住院的盧弟兄,他是金典酒店的老闆,我莫名奇妙地將這樣的話記在心裡。

2004年4月,當聽說有一對年輕的傳道夫婦要在台中創立教會時,我立即聯想到:這麼年輕的傳道人所創立的教會,日後對於年長會友或慕道友的關懷,會不會像當年我曾經受到的冷落呢?於是我主動跟他們取得連絡,並且表示願意跟他們一起創教會。

聽阿吉傳道轉述:當時有一位女企業家準備要買下整棟的金典酒店,她承諾若能如願,將提供其中的一樓給教會使用,但是她找不到業主而遲遲無法進行交易。我想起葉姐妹說的那位盧弟兄是金典酒店的老闆,就透過她的介紹和盧弟兄連絡上。另一方面,阿吉傳道和春幸師母已在他們預定的地點附近,跟業主面談過一個頗為中意的地下二樓,而且房東主動降低租金;不過我仍然陪同他們去拜訪盧弟兄。我們表明拜訪之意後,才知道原來他根本不是金典酒店的老闆。雖然葉姐妹的消息有誤,但是我們教會和盧弟兄夫婦在往後有許多寶貴的連結。當時盧弟兄更以豐沛的經驗,勸阿吉傳道和春幸師母要盡快去簽下租約,以免橫生枝節。於是直到目前,我們教會的青年牧區仍在使用著這個B2的空間。

回想起這其中的起承轉合,足以證明「耶和華以勒,祂凡事都有預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