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曲

2018年神拯救了我跟忠穎的婚姻,我們在6月30日受洗之後,開始我們生命中有神的新生活。忠穎是個忠厚老實、負責任的好男人,只是我渴望在幸福的家庭中,也能有甜蜜的婚姻。

在一次,我認為是「精心時刻」的狀態下,他恍神放空了,於是我將累積的怨念整個爆發出來,我開始跟他冷戰,這一個多月我封閉自己的情緒跟感受,也盡量不跟人聯絡,甚至不出席主日,也抗拒禱告。而我的冷戰策略對他也完全起不了作用。有一天,因為跟他討論家用的事情有了互動,卻也因此起了爭吵,我開始藉機數落他,在我生氣這一個多月裡,我故意不煮晚餐,他每天回家就是先煮飯,我說你為什麼只經營人與房子的關係,卻不經營人與人的關係,他說他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煮飯給我們吃,是對我的體貼,而我想的卻是寧可他買便當回家,然後好好的來跟我說話。

我們都努力的表達,卻都還是不懂對方的意思。後來我蹲在浴室裡,難過的痛哭,我對天父說,我知道我這一個多月很不乖,但我真的好生氣,我覺得好委屈,我知道我很貪心,但我真的很希望有個體貼浪漫跟我一起手牽手為家努力的老公。隔天,小組長Kelly建議我們能跟錫恩牧師、惠萱師母一起約談。

約談過程中,牧師、師母帶著我們走進問題的中心,原來同樣的問題吵這麼多次、這麼久,是因為我們的溝通都停留在問題的表面,被情緒跟爭執混淆了,一直沒有看見問題的根本。許多的問答題,勾起我們內心原本重視卻被遺忘的東西,我們透過約談,一起找出原本珍藏的東西;同一個問題,兩個人不同的答案,也讓我發現,原來有些我幾乎忘記的經歷,在他心中是那麼珍貴美麗的回憶,而那就是他對我的愛。我一直只看自己,卻沒看見他的心。

在他靜如止水的表面下,暗藏洶湧的愛,在冷戰的一個多月裡,他不斷的向小組的家人求助,並且為我跟他的關係,努力不懈地作天上法庭的禱告。約談之後,結束冷戰,回歸原本的和諧生活,我重新看見忠穎的優點,告訴自己不要再過分要求。

我們的神是「給我們比所求所想多更多」的神,我覺得忠穎這麼多年來,總算聽得懂我說的話了,他聽懂我的需要,知道怎麼疼我,對我好。也開始會說出他的需要,讓我知道如何對他好。

如果你也遇到關係上的難題,不要放棄溝通,要尋求幫助,緊緊依靠神,並且要「相信」!相信在神沒有不可能!相信在神沒有難成的事!神是使人和睦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