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汝

我的原生家庭是傳統拿香拜拜的,但我算是無神論者,只相信科學或自己看見的事。大學畢業後,回到台灣與家人一起生活,因生活習慣及觀念不同,開始跟家人有很多的摩擦與爭吵。加上爺爺中風生病,爸爸是家中的長子,但卻長年不在台灣,需要我去協助處理,而我卻只能用自己想到的方法去解決問題;在這當中還曾當面一一指責爸媽、叔叔、姑姑,認為他們不願意面對、解決相關問題,還互相推託,然而卻得到親戚與長輩的責備。我認為自己是那個願意出來面對問題並解決問題的人,卻不被認同,心裡很受傷,覺得沒人愛我,很想逃離這樣的生活,常常想法偏激、情緒崩潰,上班時也常常情緒很不好。

我的妹妹很擔心我,她是家裡第一個信主的。她趁學校放假時,回台灣帶我到教會,並將我的情況告訴她在廈門靈糧堂的輔導,希望能在台中找到適合的教會,有人可以來關心我。廈門的輔導聯絡上了阿吉牧師,牧師也親自打電話邀請我到主日,並在主日會後,特別為我禱告。當牧師按手在我的頭上,為我禱告時,當下我哭了,因為我從牧師的口中聽到的不是牧師的聲音,而是上帝在跟我說話:「孩子,妳如同百合花那樣的美好,我也是如此的愛妳。」當下我深深被觸動,原來我一直在愛中而不滿足,也漸漸不再尋求,因為從小到大,都被長輩的話語束縛:「妳是姐姐,妳要當弟弟、妹妹的榜樣,所以妳要用功,要考第一名,要乖乖聽話…。」但神都知道,我想要有人愛我,想要被愛滿足。當上帝這樣跟我說話的時候,我不苦了,因為還有上帝愛我。

決志後,我參加小組並受洗,也在教會中服事,我很快樂,也帶著當初的男朋友(現在的老公)信主,並一起參與教會的活動。上帝不僅愛我,還給了我一個屬靈的家。

信主這些年,我學會將煩惱交託給神、向神禱告,就連娘家的神壇也莫名的在我受洗後不到半年就拆除了!爸媽逢年過節也不再拿香拜拜。甚至是小時候的夢想:有一天能在教會結婚,這過程也沒有被未信主的家人阻擋。

現在,我有一個愛我的老公,很包容我容易衝動的個性,老公也有自己的事業,還有兩個寶貝孩子。上帝給我最大的改變就是:不再老是負面的想法,而是用正面的眼光看待自己;在我們夫妻軟弱時,會用正面的話語及聖經的話語來鼓勵對方。我們帶著孩子一起敬拜、禱告,滿有喜樂、平安。感謝愛我的天父,讓我不管面對任何事,心中都充滿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