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勳​

我來自彰化,爸爸是基督徒,雖然很少上教會,而媽媽是在堅持不受洗的情況下才嫁給他;我大約在小學三年級的時候,跟著叔叔第一次去教會,經歷了在我人生中一個極大的驚嚇,在牧師說讓大家禱告時,我原先也一樣跪下,但轉眼,周圍認識和不認識的人,口中全部發出讓人難以理解的聲響,現在才知道那是「方言」,但對於那時的我來說,是難以想像的恐懼,主日到一半,我就吵著一定要回家,從此以後跟主相關的我都一概都反對,即使兩個妹妹從小就親近主,我仍然堅持己見,排斥親近主。

一直到成年,因為工作的關係,遇到了泉安哥,原先也只是做例行的保戶關懷,沒想到泉安哥竟邀請我參加「幸福小組」,一開始我只是打算單純參與活動拓展人脈而已,第一次我還是沒有在神面前悔改信主。直到今年,神透過「幸福小組」給了我四張天父的信,讓我決志成為基督徒,讓耶穌進到我的心中。

因為疫情,我為業績已經苦惱到一個崩潰的境界,身為一個專業的業務,個人情緒不該帶到準客戶前面,但就在「幸福小組」進行中,去年剛受洗的姐妹,只是簡單的問我一句:「亭勳,你最近還好嗎?」我從來沒想過要說出「我還好啊」這幾個字有那麼困難,瞬間我完全講不出話來,等到情緒稍微平靜,小組員也為我禱告後,泉安哥請我抽一張「天父的信」,我一看就忍不住流淚,唸出來更是字字扎心,當天晚上,我決定第一次嘗試向天父禱告,我說:「神啊!以前我從來沒有相信祢存在過,但是現在我有點信了,請祢堅定我的信心。」第二天晚上,有位見過一兩次面的客戶,居然打電話詢問我關於新車的車體險,這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除了第三次禱告時,我沒有祈求什麼,但天父仍然看到我內心的祈求,賜福給我的家庭,這四張「天父的信」是多麼真實,且字字扎我的心。

於是我參加了「遇見幸福營」,以前我無法理解,弟兄姐妹詩歌唱著唱著就流淚了!直到自己也經歷了同樣的情況,雖然我依然無法解釋,但是可以理解。在心靈醫治時,也發生奇妙的事,原先我自以為不需要被醫治,但是服事同工鼓勵我,在李新弟兄的醫治禱告下我哽咽了很久;之後才知道,其實李新弟兄對醫治禱告是有猶豫的,沒想到神使用我去擁抱他,瞬間讓他突破這層猶豫,真的非常奇妙,如同經上所說的:「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得益處。」雖然仍然被業績追著跑,但是那天晚上,看著窗外灑下的月光和星光,我的心就交給神了,並且在7月11日受洗。

詩篇23:1~3「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祂使我躺我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願神能大大的使用我,讓更多人接受來自天父的愛,且讓我能有奉獻的能力,能愛神、愛人,並堅持十一奉獻,無論風雨亦不動搖,直到見主面,感謝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