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

婚前的我沒有特別的宗教信仰,一直到婚後跟著婆婆拜家裡供奉的神明。從每早上點香,初一、十五、逢年過節拜拜,加上勤走附近廟宇,開始了我認為拜拜是能獲得保祐、享平安唯一的路。當時我與先生的生活態度及金錢價值觀出現很大落差,因此就常有摩擦、爭執、冷戰,那時我開始尋求「心靈寄託」。首先是一貫道,接著跟先生在一家道院進修,而那些年依然經歷先生、孩子狀況不斷,媽媽中風、婆婆生病,一直到2014年八月,家裡都不平順。我問濟公師父:「如果是所謂業障、冤親債主,我已經那麼虔誠持咒、唸經,又在道院進修服務,該做的都做了,怎麼業沒有減輕反而變本加厲?」濟公師父竟跟我說:「孩子是妳生的,先生是妳選的,妳要歡喜做、甘願受。」難道我的問題是無解了!於是我徹底心死的離開那待了多年的道院,而心裡的不安、擔心、恐慌、無助,越來越大,我感覺我快要生病了!

2015年6月4日晚上,我終於崩潰了!在家裡的前陽台跪地哭泣,向天呼喊,這世界到底有沒有神?有的話,請顯神蹟來救我!或告訴我該怎麼做?我已經承受不住了!就在隔天傍晚,將近七年沒聯絡的小姑韓淑貞姐妹打電話給我,我告訴她我目前遇到的問題,她便傳上帝的福音給我:只要信靠主,把先生、孩子的事交託給主,求主保守他們,並教我如何禱告。三天後,我第一次踏入教會,在詩歌敬拜中,那積壓已久的情緒得著安慰,眼淚自然而然的流下,我帶著渴慕的心,期待下次的主日,並且參加小組,開始有了歸屬感。並經過先生的同意及協助把家裡的偶像、祖先牌位都處理掉,終結了二十七年來拜偶像的日子。我迫不及待想要趕快受洗,於是在一個月後,我與兩個兒子一起受洗了!感謝主!讓我們成為上帝的兒女。

初信主時,雅萍師母持續以電話帶領我禱告及讀經,並與我分享神的話語。小組聚會使我養成每天詩歌敬拜、禱告、讀經的良好習慣。我明白這是神喜悅的,只要「信」,按著神的心意去做就對了!心中有了極大的盼望、平安,遇到任何大小事就跟天父說,發現神竟然垂聽並應允。「天父的愛」成為我的依靠、幫助與力量。

那曾經幾乎失去盼望的美好家庭的藍圖,天父已經一塊一塊的幫助我拼起來,我確信,我所信的神,是祝福家庭、賜平安的神。穩定的主日、小組聚會、裝備課程、傳福音…等等,不僅讓我的生命被更新、被調整,也更加明白神的心意,活出美好的生命見證。

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這人就是愛我的。愛我的必蒙我父愛他,我也要愛他,並且要向他顯現。」(約翰福音14:21)